四川开江“公公杀害儿媳案”宣判,背后的作案动机居然是……

遗产继承 2022-01-08 00:00:00121本站fshcn

        2022年1月7日,四川开江县,男子龙某亮在家中将儿媳杀害一案在法院开庭宣判,凶手龙某亮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消息显示,2021年6月8日凌晨,家住四川省开江县明月坝社区的龙某亮,将自己的儿媳吴某宇在家中杀害。吴某宇的四肢被砍断,双眼被挖,全身多处刀痕。

为什么如此残忍?这得从龙某亮儿子龙某好(吴某宇丈夫)的事情说起。龙某好在2020年某建筑工地上坠楼身亡,在街道办的协助下,协商解决,对方向家属赔付了130余万元死亡赔偿金,在龙某亮手里。

事后,吴某宇提出拿钱买车、买房的要求,龙某亮答应给其30万元。据吴某宇的哥哥了解,这钱吴某宇并没有拿到手。

庭审中,龙某亮讲述了作案动机。第一是他觉得吴某宇不管小孩;第二是吴某宇不应该向他索要其丈夫的死亡赔偿金;第三是怀疑吴某宇早出晚归在外面“有人”。【以上内容整理于成都商报等网络平台,原标题:《四川开江“公公杀害儿媳案”宣判:凶手被判死刑。因儿子死亡赔偿金起纠纷作案》】

        对于作案动机,第一、三点我们姑且不予讨论。但针对第二点关于“死亡赔偿金”的问题,我认为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普法”

        1.死亡赔偿金,能否视为遗产?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视为遗产,那么其分配方案就得按照遗产的继承的方式处理;如果是遗产,那么死亡受害人的债权人就可以主张受害人近亲属在获赔死亡赔偿金的范围内清偿受害人生前所欠债务。

        为此,我们节选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对这个问题的观点——

        我们认为,“继承丧失说”只是相对于“扶养丧失说”的一种借喻或类比的说法,旨在强调“逸失利益”的范围不同。“逸失利益”是受害人应增加而未增加的财产,属于可期待利益,而非现实利益的减损。“扶养丧失说”将应当赔偿的“逸失利益”范围限制在被扶养人生活费,而“继承丧失说”界定的“逸失利益”范围则是受害人家庭作为“经济性同一体”的未来可预期的收入损失。显然,“逸失利益”的范围与“遗产”的范围是不同的。按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遗产是自然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死亡时遗留”,意味着“遗产”应当是死者生前已经取得或者约定取得的财产,包括财产权利。遗产虽然不一定是现实权利,但它却是被继承人依法享有的固有利益。而“逸失利益”既非现实权利,也非固有利益,而是向后发生的未来可预期的收入损失。因此,仅仅从字面上将民法理论上的“继承丧失说”作望文生义的理解,将“死亡赔偿金”解释为“遗产”,是不正确的

        因此,“死亡赔偿金”不是遗产,不能作为遗产被继承,死亡受害人的债权人也不能主张受害人近亲属在获赔死亡赔偿金的范围内清偿受害人生前所欠债务。【阅读链接:最高院民一庭: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能否视为遗产?节选自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实务问答》(法律出版社,2021年7月第一版)】

        2.死亡赔偿金,如何分配?

        第一,分配主体为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由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财产损害赔偿,其内容是对死者家庭整体预期收入的赔偿。因此,赔偿权利人首先是指与死者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范围内的近亲属即第一顺序继承人,即配偶、父母、子女,只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完全不存在时,才开始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即同胞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第二,死亡赔偿金的分割不同于遗产的分配,原则上法院不主动分割,当事人请求分割且赔偿协议未明确赔偿项目,应视为是对权利人物质损失与精神损害的混合赔偿。一般情况下,死亡赔偿金中包括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合理费用。那么,在分配时应该将这些已经花费的费用进行扣除,并优先照顾被抚养人的利益,剩余部分的分配应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与死者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及生活来源等因素适当分割,而非等额分配。当然,如果赔偿权利人明确表示平均分配、放弃或转让的,应尊重其意思表示。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死亡赔偿金不同于遗产,它具有人身专属性,即专属于受害人的近亲属。如前所述,死者生前的债权人没有请求权,不能要求分割死亡赔偿金抵债。同理,赔偿义务人也不能以死者生前欠其债务为由扣除部分或全部赔偿金。但是若是赔偿权利人同意扣除的,法院也应当支持

        总体来说,死亡赔偿金把握以下分配原则:一是死亡赔偿金因司法解释采取继承丧失说,应当按照法定继承顺序,由配偶、父母和子女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二是同一继承顺序中,死亡赔偿金原则上按照继承人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决定分割的份额,而不适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条规定的同一顺序一般应当均等的原则。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