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民一庭:双方协议离婚后,一方不愿按离婚协议约定,另一方请求法院判令一方按协议约定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是否支持?

法律法规 2022-03-03 00:00:00119本站fshcn

        085.双方协议离婚后,一方不愿按离婚协议约定将自己名下房屋赠与子女或他人时,另一方请求法院判令一方按协议约定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是否支持

        答:实践中,经常出现协议离婚后,一方反悔,拒绝交付离婚协议中约定的赠与房屋的情形。对此,赠与方的理由往往是根据《民法典》第六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之规定,主张可以无条件撤销赠与。赠与方的观点是不对的。

        其理由在于,离婚协议中关于房屋赠与的约定并不构成一般意义上的赠与合同。根据《民法典》第六百五十七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之规定,构成赠与合同的前提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而不要求受赠人为此付出代价或承担任何义务。具体到离婚协议中的赠与而言,实务中很少出现受赠人在离婚协议上确认接受赠与的情形。

        也就是说,离婚协议中的所谓赠与并未在赠与人与受赠人之间达成一致,不构成赠与合同。既然不构成赠与合同,那么一般也就不存在赠与人依据《民法典》加以撤销的可能。那么从法律角度,赠与人在离婚协议中的赠与表示应如何评价呢

        我们认为,这是赠与人为换取另一方同意协议离婚而承诺履行的义务。该义务的特殊之处在于,赠与人的给付房屋义务不是向离婚协议相对方履行,而是按约定向合同外第三人履行。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六条的规定,“夫妻双方自愿离婚的,应当签订书面离婚协议,并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登记。离婚协议应当载明双方自愿离婚的意思表示和对子女抚养、财产以及债务处理等事项协商一致的意见”。由于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的前提条件是双方对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所以急于离婚的一方可能会在离婚协议中对财产分割作出一定的让步。这类离婚协议中双方主要义务表现为,受赠人配合赠与人办理协议离婚,受赠人向第三人交付房屋。在相对方已经按约定与赠与人协议解除婚姻关系的情形下,赠与人也应按约定履行给付房屋的义务。如果赠与人不履行该义务,则构成违约,离婚协议相对方有权请求法院判令其履行房屋交付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六十九条第二款“当事人依照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六条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以及债务处理的条款,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可以理解为上述精神的体现。我国正在走向法治化,离婚协议的签订和履行应当贯彻诚实信用原则。对那种签订协议时就没有打算履行,特别是对那些将签订在财产分割问题上大幅度让步作为换取对方迅速同意离婚的权宜之计,却动辄反悔,根本没打算认真履行协议的当事人,绝不能予以支持。

【小编有话】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在此做一个延伸,那就是——

        在双方没有办理过户之前,房屋所有权究竟归谁?

        对此,我个人认为,此问题可以参考之前发布过的一篇文章《离婚协议约定将房产赠与子女,子女在该房屋未办理过户前是否享有所有权?我认为很多人没看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阅读、了解)。这里,对我个人的看法再简单做一个说明,仅供参考。

        有的人认可一种观点,也就是最高院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作为权威参考,认为离婚协议中赠与不是一般意义下的赠与。

        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房屋等共同财产赠与子女或他人,貌似纯粹的财产处分,实质牵涉到婚姻关系存续、子女抚养等人身关系,夫妻双方协议离婚时考虑的往往不是抚养义务的履行问题,而是为了满足各种复杂的情感上或经济上的需求:弥补离婚对子女或让人所带来的身心伤害、为子女或他人提前作出安排、避免家庭财产随着一方未来组建新的家庭而外流、在存在多个子女的情况下将特定财产排除在继承范围之外,作出此类财产安排的背后往往是各种复杂的情感、伦理、经济动因的综合考量,而与一般意义上的赠与子女或他人财产(房屋等)不同。换言之,在离婚协议书中,夫妻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子女或他人的约定,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清偿等内容构成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有的人认可另一种观点,不仅仅是因为有法律法规支撑,《民法典》第二百零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更重要的是,(2018)最高法民申6053号、(2020)最高法民终1226号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比省高院的判决更具有权威性。

        这里,我个人不敢苟同。

        我认为,具体是参考观点一,还是观点二,换句话说,是否以办理过户登记为标准,不是看法院级别,也不单单是离婚协议下的赠与不构成一般意义上的赠与合同,而更应该视实际案情需要而定。

        情况一:如果涉案双方仅属于离婚男方、离婚女方及子女或他人之间的纠纷,那么应该以观点一为判决标准。因为这属于“窝里斗”,更应该理解为离婚协议下的赠与不构成一般意义上的赠与合同。

        情况二:如果涉案双方是离婚男方、离婚女方、子女或他人与第三方之间的纠纷,那么应该以观点二为判断标准。理由包括但不限于两个问题:一是内部合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受让人依据前款规定取得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的,原所有权人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请求损害赔偿。当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权的,参照适用前两款规定。”二是规避一些当事人故意转移、处理财产,以达到逃避债务之目的。实践中,不排除有些夫妻当中的一方为了躲避债务,在预感到可能惹上官司、拖欠债务的时候,当机立断,与另一方协议离婚,并把财产赠与给子女或他人等行为。如果采用观点一,那么很可能不能保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所以,我大胆地猜测,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最高法民申6053号、(2020)最高法民终1226号采用观点二,也就是因为涉及到第三人,而并非是刻意回避观点一,甚至否定观点一。

        来源:本文节选自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实务问答》(法律出版社,2021年7月第一版)。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